迪威国际娱乐:第十二卷 转世神魔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野心的诞生

缅甸迪威贵宾会

任泽宇提醒,强烈的责任感与端正的学习态度是当代大学生首要具备的素质,培养能力的同时也要提高情怀,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助力。  5.隋唐时期。

目录:大千劫主| 作者:弄蛇者| 类别:散文诗词

    斜晖照酒旗,血光洒白云,下方是繁华喧嚣的城池,上方是开阔缥缈的云层。

    夕阳渐渐坠落,天愈发红了,而黑暗降临大地,这一刻是一天之中最美的时刻,天与地的颜色会出现最大的反差,形成奇妙的绝景。

    而寒意渐渐滋生,残红带着悲壮,又给人一种“哀物”之感。

    辜雀和冰洛轻轻拉着手,在云层中漫步,感受着天地之间的变化,看着脚下渐渐黑暗,而一盏盏夜灯亮起,如天空之繁星,闪烁明灭。

    一时之间像是乾坤倒转,竟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辜雀的心很静,和冰洛的心一般静。

    他记不得多久没有享受这种安静了,他记不得多久没有和冰洛这般走着了。

    他们谈了很多很多,从地球事物谈到神魔大陆,从未知谈到存在,从感情开始的点点滴滴,谈到生死尽头的相守与保护。

    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总是有太多的事情和感情值得纪念。

    冰洛时而捂嘴笑着,时而眼眶泛红,情绪在随波逐流,不需要控制自己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候。

    走到天已黑尽,走到城池灯火通明。

    “每见繁华,必叹毁灭,我们虽然是强者,早已习惯了在光明和黑暗之中挣扎,但依旧更喜欢光明。”

    听到冰洛的话,辜雀点头道:“因为我们是人族,我们的血是热的,诞生于文明之中。我们始终坚信希望和善良,喜欢快乐和精彩。”

    “人族是鱼,光明是水,我们虽然打破了桎梏,去哪里都活得下去,但其他的人失去了光明,就等于是鱼失去了水。”

    “而我们非但厌恶孤独,而且心有同情和怜悯,自然不愿意让百姓死绝,不愿让世界孤独起来。”

    冰洛苦笑道:“你把一切说得太清楚,反而没了温暖。”

    辜雀也笑了起来,道:“温暖在于,真正洞彻之后,自己的意志依旧没变。”

    冰洛道:“不喜欢你那么认真去讲道理,感情的事不能用道理完全说清楚的。”

    辜雀看向四周,只见云层如巨浪般滚动,天地间凄风如狂,天无白月,地有霞光,光明与黑暗似乎形成了一个整体。

    他的心也像是融进了四周,叹声道:“是啊,很多情绪是无法用言语去表达的。”

    冰洛看向辜雀,低声道:“夫君,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感触?”

    辜雀点头道:“你看下方,万家灯火齐鸣,街上行人如织,有人谈情说爱,有人夜深醉酒,有人在河边高歌,有人在暗巷怒吼。大千世界每一个生命的情绪,才能真正将这片宇宙填满。”

    “若是没有人,这一座城就没了任何意义和价值。”

    “对于强者来说,一定是要有一种意志力支撑的,有的人是仇恨,有的人是纯粹对武学的热爱,有的人是为了力量,有的人是因为感情。”

    辜雀看着下方,道:“这些并不冲突,我都有过,而如今,我想我有了新的意志。”

    冰洛笑了起来,轻声道:“天下?”

    辜雀道:“三百多年前,公羊愁前辈在黄州教我心怀天下之道,想不到我受益至今。”

    他看向冰洛,认真道:“我最初是靠着仇恨和感情去坚持,后来也有心怀天下,各种意志力交织在一起,使我的灵魂复杂而敏感。”

    “可是如今想来,自己似乎的确也该为这片宇宙做些什么。”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属于我一个人的责任,可强者之所以为强者,不单单是实力,还有担当。”

    “我既然渴望美好,又何不去创造与坚守美好?”

    冰洛眼中带着温柔,道:“无上志。”

    辜雀摇头道:“是平常志。”

    “这并不伟大,只是人心而已。”

    他伸了个懒腰,道:“今日感触良多,虽言难述,但意已至。总的来说,我的胸怀比以前宽大了很多,我看得更远了,也了解得更深了。”

    “接下来,我可能会游历宇宙,体会各大种族的文化和脉络,体会这个宇宙的轨迹。”

    “我会踏足每一寸山河,我将一切都刻进灵魂,我相信会突然有一天,我会明白很多东西。”

    说到这里,辜雀又笑了笑,道:“这种感悟无法预测,充满了变数,但却很有趣。”

    冰洛道:“既然是行走,既然是感悟,那这一次总不能一个人吧?”

    辜雀笑道:“人太多也不好,你们替换着陪我走一走吧,老是待在神雀也多无聊,很多事都可以交给轩辕阔去做,他会比我们做得更好。”

    “好,那第一段路,我陪你走。”

    “好。”

    辜雀拉着他的手,缓缓朝皇宫而去。

    他并不急,他知道自己还有时间。

    平凡的人渴望光明,只会去期待,去盼望。

    修者渴望光明,会去选择,去逃离黑暗。

    强者渴望光明,会去创造光明,去打破黑暗,去建立伟大的秩序,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中。

    辜雀不单单是要走,更要悟,这会使他更加强大,无论是力量还是那颗心。

    他有了野心,真正去建立光明秩序的野心。

    这一次他不选择去夺取什么,也不选择去逃离什么,他要去创造。

    去创造一个伟大的秩序,一个伟大的世界,一个伟大的文明。

    他的身体并不高大,他走得也并不快,但他的眼睛像是要望穿黑暗一般。

    谁又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没人知道,但另外的一些事,总会有人知道的,比如大千宇宙剩下的版图,就是一片无主之物,是一片散着油光的肥肉。

    想吃这块肉的自然不单单只有辜雀,芒能镇住一些势力,也当然镇不住一些势力。

    这片天地除了大千宇宙之外,还有很多的隐世门派,次元世界,神秘莫测的组织。

    他们没有人不渴望将这块肉吃下去,建立自己的王朝。

    是啊,现在正是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的乱世。

    “辜雀伤得很严重,神狱兵主的力量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我敢说他一百年内是无法恢复的。”

    自信的声音传遍了大厅,鹿放鸣的情绪很激动,他虽然极力在克制,但终究还是显得呼吸急促。

    大厅坐着数十人,几乎都是老者,唯有最上方的那个人极为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

    他满头黑发飘逸,眼神清澈无比,留着长长的指甲,轻轻敲在桌上,道:“接着说。”

    数十个长老的目光朝鹿放鸣看来,鹿放鸣心潮澎湃,继续道:“除了辜雀以外,神雀盟的最强战力实则是女罗刹,我们太古鹿族未必比她差了。”

    说到这里,他小心翼翼看向桌前那个年轻人,目光恭敬无比。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才是太古鹿族现存的族众中最伟大的存在,他的力量早已不可估测。

    而这人只是道:“一次性说完。”

    鹿放鸣道:“执法者联盟的人都死了,宇宙乱了,几乎所有的势力都被那女罗刹压住了,但终究是有隐世门派或者宇宙之外的势力存在的,我们也是其中之一。大千宇宙这块肥肉,谁不想去吃一口?”

    “我们鹿族蛰伏了将近七百万年,实力强悍,智慧优渥,也该到出山的时候了。”

    “都说磨刀十年,只为一朝杀人,我们也该真正站出来,去告诉天地众人,我太古鹿族是何等伟大。”

    他看向四周,抱拳鞠躬道:“诸位长老,非是晚辈口出狂言、纸上谈兵,而是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万载难逢的机会!”

    “我鹿族不弱,机会又这么好,当然要去建立一番功业。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最准确的办法,可以让我们最终实现这个目标。”

    青年男子道:“什么办法?”

    “信仰!”

    鹿放鸣道:“混乱时期,杀戮无处不在,卑微的蝼蚁们最缺的是什么?是信仰!”

    “自古以来,信仰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若是我们能在大千宇宙建立宗教,灌输信仰,收获人心,那随便他们怎么打,我们都立于不败之地。”

    场中的长老面面相觑,一个个眉头紧皱。

    青年男子的表情并无变化,指甲轻轻敲击着桌面,忽然道:“说了这么多,全是废话。”

    鹿放鸣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青年男子道:“这些东西,是个正常人都分析得出来,关键不在于这个,而是在于怎么在这么多势力中脱颖而出,首先占据民心。”

    “信仰这个东西很怪,先入为主极为可怕,粘粘性极强,吃到第一口甜头的人,很可能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他看着四周众人,沉声道:“闲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整军鹿族,开始战备。成立军师团和智囊团,分析这件事所有的因果,制定详细的计划。”

    “达到登塔者境界的强者,随时保证自己的状态,因为战斗,随时可能开始。”

    说完话,他脸上终于涌出了笑意,淡淡道:“这一次,我太古鹿族也该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真正力量了。”

    “大千宇宙,最终可能是属于太古鹿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