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威贵宾会官网:正文卷 第三零五章 可怜的小宝

缅甸迪威厅返水

  二是常思创新之策。希望校地双方以此为新契机,合力涵养创新精神,共同打造创新平台,联手培育创新人才,让更多青年学子在这里成长成才、安家落户、创新创造,为蚌埠经济社会发展持续汇聚更多的创新动力、创新活力。

目录:极品农妃| 作者:leidewen| 类别:都市言情

    第一更

    “你们不是有营地吗?”蔡关喝了一声,好好的能走车的大石板路,现在倒好,被他们弄得自己的马都出不来。

    “反正这条街都是辛家的。”郭鹏随意的说道。

    “这条街上还住着别人!”蔡关喝道,自己过几天就要搬来了,这些人能不能安静一下。

    “你反正过几天才过来啊,等你过来了,我们就回营地去玩。”郭鹏表示一点也不可怕。

    “让开,我的马出不来了。”蔡关扒开了郭鹏。

    “蔡大人,以后您来了我们就不能在巷子里玩了吗?”小宝纠结的看着蔡关。

    “不是让你叫舅舅吗?”

    “不敢!”小宝很认真的摇摇头。

    “行了,以后找点有用的玩。”蔡关轻轻的拍了他的小脸一下,老魏他们已经让出了路,蔡关的仆役牵出了两人的马。

    “什么叫有用的玩?”不问问题叫小宝吗?他立刻反问道。

    “等蔡舅舅来了,你就知道什么叫有用的了!”蔡关淡淡的答道。

    “那……”

    “再说,蔡舅舅会罚你。”蔡关上了马指着他的鼻子。

    小宝很会看脸色,立刻闭上嘴,十分狗腿的冲着他艳艳的笑着。看得郭鹏都觉得这小子真不像自己,若是自己,定不会这样。

    蔡关终于走了,小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鹏鹏,蔡大人好可怕。”

    “那你还对他笑?”郭鹏白了他一眼。

    “我得小心点,我娘说了,蔡大人要尊敬,不能随意。”小宝表示自己很乖,很听话。

    “是!还玩吗?”老魏过来了,他现在有点苦逼了,辛家搬进了新宅,老魏想见小安比以前困难多了。所以,每天,他们也就只有跟小宝玩的时候能见见小安了。

    “不玩了,回家。”小宝觉得没意思了。

    “那你要玩什么?”老魏纠结了,觉得有点郁闷了。

    “不知道,你们说,我们以后还玩什么?”小宝把小胳膊放在郭鹏的头上,伸着脑袋。看着大家伙,一脸的纠结。

    “对哦,过几天蔡大人就搬来了,咱们还能玩什么?”一个侍卫点头。

    “是啊、是啊,万一被他抓住,会罚我的。”小宝很伤感啊。

    “你觉得会罚你什么?你这么小!”郭鹏纠结了一下,他也想不出蔡关会怎么对小宝。

    “唉,谁知道呢!”小宝长叹了一声,觉得人生好艰难啊。

    郭鹏大笑了起来,扛着小宝回去了。

    辛鲲没回去,就在堂屋里写字典的设计之法。拼音的分类,部首的分类。她的手机里没有字典,她那时,用字典已经不多了。网络的普及,想找什么字,直接问度娘了。若不是她是专业的,要查古语,只能找康熙字典看。但是想想看,她是会看,但是实在记不起了。只能自己先慢慢的用现代汉语词典的规则来试着排列。

    “舅舅,你在干嘛?”小宝还伸着脑袋,看辛鲲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在写一本书,写完了,送给小宝一套好不好?”辛鲲抬头看着高高的小宝,郭鹏已经很高了,而小宝还坐在郭鹏的肩膀上,也就更高了,“你怎么还坐那么高?”

    “我娘说我可能长不了那么高,所以我只能坐高一点。”小宝想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也对,玩去吧!”辛鲲笑了,动动手,准备跟他们玩。

    “玩什么,对了,舅舅,我能玩什么?”小宝决定跟自己聪明的舅舅谈谈玩什么的问题。

    “你喜欢玩什么就玩什么啊!找不到东西玩了吗?”辛鲲有点奇怪。

    “嗯,过几天蔡大人就要来了,我怕他罚我。”小宝忙趁机告状。

    “是啊,舅舅小时候也不会玩,只会看书。”辛鲲认真的想了一下自己的小时候玩过什么?好像真的没啥好玩的。

    “可我也不认字啊!”小宝纠结了,他现在其实也不是不喜欢看书,只不过,看看舅舅这样,他觉得不是好事啊!

    “无所谓,是啊,你这么大能玩什么?”辛鲲怔了一下,想了一下,既然已经知道问题在哪了,她也觉得应该给小宝一点小宝该有的童年,“等小姨回来问问她好了,家里这么大,让她给你弄个小孩子该玩的东西。”

    “可是娘能答应吗?”小宝一喜,但小声的说道。

    “还不错,你还知道你有娘啊!?”背后一个声音阴森森的响起了。

    小宝呆了,伸着头看着辛鲲,挤眉弄眼的。

    “好了,小安姐,小宝这样的孩子就是要玩的。”辛鲲笑了侧头对小安笑了笑。

    “走了,别耽误了舅舅做学问。”小安仰头喝了小宝一下。

    “哦,舅舅,我走了。”小宝拍拍郭鹏。

    郭鹏抱着小宝下来,递给了小安。

    小安抱着小宝对辛鲲笑了一下,退了出去。

    “小安姐怎么回事,对老魏到底给个章程啊?”郭鹏坐到了辛鲲书桌外侧的椅子上。

    “我不想再管了,这回蔡大人的婚事,我都觉得不妥当。还有瑶儿和朱龙,蠢笨如猪!让瑶儿跟他一块,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辛鲲边写边苦笑起来。

    “朱龙再蠢能比小王爷蠢,这位蠢得我都不想说?”辛瑶正好进来,正好听见,愤愤的说道。

    “我只是跟鲲弟一块,懒得动脑子,你家朱龙,说是朱虫差不多,动了脑子还不如我这不动脑子的。”郭鹏笑了,浑不在意。

    辛鲲笑了,看看郭鹏再看了一下辛瑶,“明天你找人来给小宝做些玩具,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孩子该玩什么。”

    “玩具?他的玩具还不够吗?”辛瑶觉得小宝的玩具已经好多了,不太明白辛鲲在说啥。

    “你上过幼儿园吗?就是在幼儿园里能给孩子玩的那些。”

    “你没上过?”辛瑶瞪着她。

    “没,我上的是爹妈单位的托儿所,单位托儿所吃得不错,有点书,里面的阿姨也不是什么专业的,就教我们识字,让我看书。”辛鲲耸了一下肩膀。

    “那让小宝识字吧,玩什么,跟你一样多好。”

    “不好,我要他玩。他将来要当辛家的继承人,做铁匠。”

    “为什么?”辛瑶还不知道这个,瞪着他。

    “你的孩子也不可能姓辛,朱龙是士子,将来要成名臣的。那能继承的只有小宝了。”辛鲲知道她的意思,辛家惟一的子嗣就是辛瑶了,辛家只能由辛瑶来继承。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