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勐平迪威赌场: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八章 百猫夜行!

缅甸迪威娱乐咨询

活动由汪志和书记主持,在庄重的国歌声中拉开了帷幕。办理提前/延期回国或变更留学计划程序[字号:]2013-07-16一、提前回国办理程序:国家公派留学人员因故不能继续学习需要提前一个月(不含)以上回国的,应提前向教育处提出个人书面申请,推选单位意见函(需开具有文头和文号的正式函件)及留学单位和导师的意见函。

目录:网游大相师| 作者:我知鱼之乐| 类别:散文诗词

    

    “叮铃铃——!叮铃铃——!”

    待左旸再站起身来的时候,风铃响动的已经比之前更加急促,更加凌乱。

    这种杂乱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就好像现在这个屋子里面挂着的根本不是6个风铃,而是几千个风铃都在狂风之中疯狂造作。

    与此同时。

    “来了……”

    住在这个老院子中的其他人也已经被这狂躁的铃声惊醒了。

    其实也就三个人:步崖、步崖的父亲和姑姑。

    至于其他的无关人等,吃晚饭的时候左旸已经让步崖的父亲将他们送走了,本来他的意思是让他们三个也一起离开,第二天早上等太阳升起之后再回来就行,但这本就是他们家自己的事,他们三个都明确表示自己一定要留在这里,左旸也就没有勉强。

    不过虽然没有离开,但左旸也是已经提前给他们里下了一个规矩:“无论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走出房间!”

    因此此刻忽然被这狂躁的铃声惊醒,他们心中虽然十分好奇外面到底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但是却也只能遵照左旸立下的规矩裹紧了被子,不敢轻举妄动,实际上他们的心里也是紧张着呢,一个普通人遇到这么玄乎的事,怎么可能不害怕,真要叫他们出去,他们也未必就敢出去,除非左旸真在外面叫了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

    “哇——!”

    一个类似于婴儿哭喊一般的凄厉叫声猛然响起,三个人的身子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这个声音实在是太渗人了。

    不过等这个声音过去之后,三人各自缩在自己房间的被窝里回味了一番,忽然又觉得这个生意特别熟悉。

    这是……猫的叫声!?

    三个人都在这个老院子里住过,尤其是步崖的父亲和姑姑,更是自小在这个老院子里长大,老院子临近后面的那个大土包,每每到了春天,林子里便会传来野猫的叫声,而那个季节,野猫的叫声就是这个样子的。

    想到这茬,三人反而略微心安了一些……

    ……

    二楼,醉在花甲年的屋子内。

    “咔啦……”

    屋顶上忽然又响起一声轻响,仿佛是某块松动的瓦片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

    左旸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眼……因为这个老院子室内的装修搞得十分花哨,整个屋顶都被吊顶包的严严实实,并不像大多数农村的老房子一样,抬头就能够看到屋顶上的领条和瓦片,因此左旸也只是看到了平整的吊顶。

    不过刚才那一声婴儿哭喊一般的叫声他倒是也听到了。

    左旸也在农村住过,自然听的出来这是什么动物的声音,况且就算再城里,哪怕是他现在所在的那个相对豪华许多的别墅区,小区里面也游荡了不少野猫,这个声音对他而言并不算陌生。

    “难道是野猫化出来的‘魑’?”

    而通过这个叫声,左旸已经对这只“魑”的真身产生了一些推测。

    如果真是野猫的话……左旸心中也是随之安定了不少,如果是其他的野兽,尤其是那种大型野兽,左旸或许还要考虑一下是否会不小心伤到自己,毕竟他只是一名相师,并不擅长与其角力。

    所以在此之前,他还专门叫步崖的父亲给他准备了一根钢管,就放在这间屋子里以备不时之需。

    但如果是野猫的话,这种小型动物就很难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了。

    再仔细想一想,之前醉在花甲年眼球翻转之后露出来的那双诡异的竖瞳,貌似也与猫的眼睛十分相像……

    就在这个时候。

    “喵呜——!”

    外面又传来一个叫声。

    “是猫!”

    左旸更加确定现在在屋子外面徘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心中也是更加的放松。

    这种动物在武力上无法与他抗衡,在法力上……通过之前的接触,左旸同样有着十足的信心,因此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于是。

    “呵呵,来吧。”

    左旸微微勾起嘴角,两三步便来到门口,一把将紧闭着的房门拉开了。

    然后。

    “喵呜——!”“哇——!”“老吴——!”

    门外竟有一群黑影似是受到了惊扰一般,一边怪叫着一边向后方跳去。

    与此同时,左旸还看到了一大片绿油油的如同鬼火一般在黑暗中浮动的光点,借着院子里昏暗的灯光,左旸看得清楚,那些绿油油的光点正是一只只眼睛,猫的眼睛!

    粗略估算,光是他视线范围内就至少得有几十只野猫,这些野猫分布在二楼的走廊里、护栏上,院墙上……总之所有的地方都有它们的身影,都能看到它们那双绿油油的眼睛,而这些眼睛全都死死的盯着他,冷冷的就仿佛在看一个猎物。

    “这么多!?”

    看到眼前的画面,左旸自然也是一惊。

    如果只是一只野猫的话,肯定不可能是左旸的对手,但如果是这么多野猫的话,情况立刻就不一样了,这可不是游戏,而是在现实之中,他怎么都不可能像在游戏里一样翘起兰花指施展【花神七式】轻松给它们来个团灭。

    而且左旸很清楚,“魑”绝对只有一只,现在应该就藏在这些野猫之中,剩下的野猫只是普通的野猫,而他是也只一名相师,相师虽然厉害但却也不是万能的,他所知的那些相术与法术对普通的野猫基本不会产生什么功效。

    就在这个时候。

    “喵——!不要怕,撕碎它!”

    左旸看不见的屋顶上忽然传来一个喝声。

    这是一个女声,正是之前通过醉在花甲年之口与左旸对话的那个女生,只不过现在挺起却要比那时候更加清脆一些。

    “喵——!”

    那些野猫似乎听懂了它的意思,竟齐齐应了一声,一齐向躬下身子,连同那团绿油油的眼睛也微微眯了眯,缓缓的向左旸这边围拢了过来。

    “靠,这就不好办了啊……”

    面对这样的情况,左旸心中不由的闪过一个词——百鬼夜行!

    传说中“魑魅魍魉……”等二十四种鬼怪都拥有蛊惑孤魂野鬼的本事,这些孤魂野鬼生前一般都是一些苦命人,可能是无人赡养的老人,也可能是客死他乡的不归客,还可能是上吊自杀的吊死鬼……

    因为比这样的孤魂野鬼更加高级并且具有灵智,“魑魅魍魉……”便能够轻而易举的对它们进行蛊惑,从而利用它们占下旁人的阴宅,享用阴宅主人子嗣的供奉,甚至利用它们来完成自己的各种目的。

    在战乱年代或者饥荒年代,因为遍地都是死人,到处都是还未来得及堕入轮回的孤魂野鬼,因此“魑魅魍魉……”很容易便能够将其蛊惑,并且很快就能够形成一定的规模,甚至到了一定程度还会驱赶活人强行占下阳宅,将其变成一处鬼宅……

    每每到了夜间阴气最盛的时候,这些孤魂野鬼集体出动,便会形成十分可怕的“百鬼夜行”的场面。

    因为“百鬼夜行”出现的地点阴气极重,便是没有开了“监察官”和“采听官”的普通人,也会受到阴气的侵扰从而看到它们……大部分见证者在见了“百鬼夜行”之后,当场便会被吓死,而就算一些没死的幸运儿,也会因为受到了阴气的侵扰,过不了多久也会疯掉或者莫名暴毙。

    不过这个年代,在没有重大灾难的情况下,再加上这里还是已经没多少人居住的小山村,这只魑想要搞出百鬼夜行这样的大场面来显然是不现实的。

    所以,它就搞出了这么一出……百猫夜行。

    毕竟作为拥有灵智的魑,蛊惑一下这种智力并不算高的同类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不得不说,这招还确实是有些用处,若是百鬼夜行左旸还真就不怕,但这百猫夜行,左旸就有些不知该如何下手了,一个人打这么一群野猫,就算是干物女王父亲那样的特种兵王,只怕也难免要吃一些亏。

    于是。

    “砰!”

    左旸很明智的选择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一抬手就又将屋子的门关了起来。

    今晚只怕是不能拿这只魑怎么样了,不过左旸却也一点都不担心他会跑掉,因为他已经将这只魑的一缕冤魂困在了这间屋子里面,并且还忽悠了一下它,使得它非要想办法来夺回自己的那缕冤魂不可。

    “喵——!”

    那些野猫见左旸关上了门,顿时也都有些急了,连忙窜上来想要阻止左旸。

    但它们的动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冲在最前面的几只野猫撞在金属的防盗门上,发出“咚咚”的声音,但却再也没有办法前进一步。

    后面的那些野猫见状,则是露出锋利的爪子,在门上“吱吱嘎嘎”的划拉来划拉去,好像这样就能够将这道门扒开似的……这怎么可能?

    还有一些野猫则是爬到了这间屋子的窗户上,爪子在玻璃上划来划去。

    但步崖的父亲在这处老房子的装修上也是上了一些心的,因此窗户上都换上了整块的极为结实的钢化玻璃,不要说这些爪子了,便是石头如果重量和力度不够,也未必能够弄碎。

    “吱吱嘎嘎……”

    那些野猫并不放弃,令人头皮发麻的刺耳声音不断传入屋内。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左旸知道,如果是一般的野猫的话,肯定不可能从外面冲进来,不过……想到外面还有一只颇有灵智的魑,左旸心中依然还是有些担心,于是便又将屋子里的一个大柜子移动到了窗边,将窗户完全挡了起来。

    不管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种情况下他才不会去吃这个亏,怂就怂点。

    反正现在他已经搞清楚了这只魑的手段,只要等到白天,这些野猫和这只魑散去,他再做一些准备,便能够轻松破了这只魑的“百猫夜行”,到时候抓住它依旧是手到擒来,而且他知道,它一定还得来。

    就在这个时候。

    “臭家伙,不是要我来么,我现在来了,你有本事把门打开!”

    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却是“醉在花甲年”眼球下面的竖瞳已经再一次翻了出来,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左旸,厉声斥道。

    “呵呵,你当我傻么?有本事你就进来呀!”

    左旸扭过头去,却是咧开嘴一脸无耻的笑了起来。

    “你!你是不是男人,你敢把门打开我就敢进来!”

    “醉在花甲年”气的竖瞳都缩了一下,气急败坏的骂道。

    “呵呵,我不敢,你能拿我怎么样?”

    左旸一边说着话已经重新坐回了屋子中间的小垫子上,将手机拿起来打开之前还没看完的小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喂,我在跟你说话,我叫你把门打开!”

    “醉在花甲年”一看他这副模样,自然是越发的生气,咬牙切齿的道,“你要是再不把门打开,信不信我叫它们把这座房子都拆了!”

    “你拆吧,我等着……”

    “你!你不要脸!”

    片刻之后。

    “吱吱嘎嘎——!”

    迪威贵宾会的爪子挠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次可不仅仅是防盗门和窗户,就连外面的砖墙似乎也在被挠。

    甚至时不时的,还能够听到有瓦片从屋顶上掉落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

    如此一直到了早上6点多。

    “咚咚!咚咚!”

    “吱吱嘎嘎——!”

    左旸已经能够听到头上的吊顶中传来野猫的肉垫小脚在上面走动的声音,以及更加清晰的挠动的声音,看样子瓦片构成的屋顶已经被攻破了,现在就只差这层吊顶了。

    左旸觉得防盗门、窗户以及墙壁抵御这些野猫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这吊顶一般都是中空结构,并且里面有许多结合部位,这只怕会让这些野猫找到突破口。

    就在左旸有些担心的时候。

    “算你走运,但是今晚,你就不会这么走运了,晚上见!”

    “醉在花甲年”又出现了竖瞳,恶狠狠的对左旸说了一句,而后,所有的声音便一齐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亮了?”

    左旸总算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将挡在窗户前面的柜子移开,拉开窗帘向外面望去……

    照样之下,院内一片狼藉!

    “呵呵。”

    看着这副场景,左旸却只是淡然一笑,自言自语道,“你也是,今晚你若来了,就别再想走了。”